FiveYellowMice's Blog

当然是无法戴帽子的了

长话短说吧,在约两个星期前,我感觉——自己恋爱了,我喜欢上了同年级的一位女生。

为了尊重隐私,把名字这种东西未经本人同意发到网上是不好的,因此我在此文中先将她称作 L 。

这感情来得也不是那么出乎意料,事实上,我可能从见到 L 不久之后,就对她有好感,对她特别的在意。她说了什么话、穿了什么样的衣服(虽然一般都是校服,但是绝对领域很棒)、剪了什么样的发型、做了什么样的事情、玩了什么样的游戏——有关她的大部分事情,只要我听到或者看到了,都很容易使我感到如植物被浇水般的微小幸福。她在跟其他女生闲谈的时候,我经常侧耳倾听,有时恨不得自己也搬把椅子坐过去一起聊。如果能有一次机会跟她说上两句话,我能高兴半天。

但是我之前并不认为这是恋爱,我觉得这只不过是一个死宅在妄想罢了:一个死宅怎么可能会真正喜欢上现实中的女生呢?即使真的喜欢了,又有何资本与能力去追呢?因为这样的想法,我摇摇头,把 L 的影子甩在脑后,继续做一个死宅。


然后高一和高二的时间就此度过,来到了高三,除了我接下来要提的,没有发生什么要紧的事情。1

对了,还是介绍一下背景资料吧。我一个非常不争气的孩子,因为愧对初中的老师,求着父母砸钱把我送到了位于南半球的袋鼠之国。进了外国的高中之后,我成为了典型的混在中国人圈子里的井底之蛙,而即使在中国人圈子里,我也没有过得很好。因为我的偏执,拒绝使用中国的聊天和社交软件(比如微信和 QQ),在学校里没有人与我有密切的往来。

在我上的这所高中,上课采用的是「走班制」,就像大学一样,每个人选择自己的课程,然后在上不同的课的时候去不同的教室。因为我比较偏理科,我的课程与 L 没有非常多的重合,于是我也没有很多的时间见到她,更加难有共同的话题。除了去年,我作死地选了一门「历史」,得以幸运地跟 L 并排坐,那时历史课仿佛是我最喜欢的科目,每次进出教室时,除非是考试,内心都是微笑着的,有着合作做题的名义,我们甚至还像梦一般地交换了 Twitter 。但即便我以其他科目都没有的努力去学了历史,写长段分析文章的天赋依然是我所缺乏的。直到最后,历史老师语重心长地跟我进行了人生相谈,说:

明年不要再学历史了哦,再继续下去的话,高考就要不及格了呢。

那我就没有继续学历史了呗。

这里再解释一下上面说的「高考」,澳洲当然是没有叫做「高考」的考试的,但显然有着同样地位的考试,为了方便,我在这里就简称「高考」好了。此外,由于南半球的季节跟北半球相反,我们的学期也是相反的。就比如最近中国的高考刚刚考完一个星期,而我们离考试和毕业还有半年不到的时间。


高二的一次 EXIT Week 中的一个时候(大概就是像课外实践一样的东西,持续一周), 我跟 L 还有其他几个人在闲聊,闲聊聊到了每个人的感情生活,我作为一个死宅,当然就是只有听大佬讲故事的份了。然后, L 说出了一句至今让我难以忘怀却又记不清具体说了什么的话,总之大概意思就是:

我有个男朋友。

由于惊讶造成的冲击,我的嘴张大成 O 形持续了 0.1 秒——等等,我在想什么呢?我又不是喜欢她什么的,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反映呢?把念头打消之后,我以没调整好语气的口吻说出了一句没经大脑思考的话:「喔,原来你都有男朋友啊,我这个死宅真是没脸见人了。」这句话肯定听起来超级不友好,不过 L 在听过之后还是很得意地跟我传授人生经验,说要主动一点,要关心女孩子……这些经验是我的宝藏。

我当然没有喜欢 L 了,她有男朋友……跟我有什么关系嘛。没有关系的,肯定没关系,对吧?呐!没有关系的话,那就祝福下他们咯,虽然我不知道她男朋友是谁。


作为在外国上学的咸鱼,我与许多中国留学生一样,住在一种叫做「寄宿家庭」的地方,它与租房的区别,就是有人管事情,有人做饭,每个月收钱。由于寄宿家庭多数都不是特别富有,带到学校中午吃的午饭也不会特别丰盛,对我来说,这午饭通常是三明治。我令人惊讶地,对天天的三明治并不觉得十分单调,使人腻烦,许多中国人看来这都是不可想象的。不过实际上,也确实有好多次,三明治的内容令我汗颜,那时候,我就跟其他几个在午饭较差的寄宿家庭的人一起互相调侃:嘿,看看我今天吃的什么屎。这时候大家就会一起笑:「你这……吃得真是屎」、「看起来还不错啊」、「下回自己从小卖部买吧」。

吃得不是很好,我还是能接受的,我不是一个对食物有特别追求的人,夸张地说,只要咀嚼和下咽时不觉得难受就可以了。但是有一天, L 令我猝不及防地,拿着一支吃了一半的从商店里买的章鱼丸子,里面本来有两颗丸子,吃掉了一颗,还剩下一颗。她对我说,看你这么可怜,把这个吃了吧,我吃不下了。我僵硬了 0.1 秒,但是马上用左手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摒除杂念,回复道:「这……这不太好吧?」

「没关系,我吃不下了。」

「嗯……那我就,不客气了。」

然后我就饱含疑惑地拿着这个章鱼丸子,再望了望 L ,开始不客气地吃了。我本来想显得正式一点以表示感谢,在开始吃之前说些什么。但我不是日本人,不会在吃东西之前说「我开动了」;也不是基督教徒,不会在开始吃东西之前说「感谢主……阿门」。于是我神经兮兮地说了句「嗯」,就开始咬下第一口。

丸子嘛……当然很好吃了。

自此以后, L 经常把她的食物分给我,什么吃了一半的章鱼丸子啊,还有切了半块的三明治。我感到非常不好意思,你说我接受一个女孩子送给我的食物,怎么说都感觉痒痒嘛。而且 L 的伙食看起来也并不是很丰盛的样子,她在减肥?逗我呢,完全在她身上看不到有「肥」的感觉。我开始还战战兢兢,但是后来这似乎使她很高兴,我也无耻地接受了几乎所有的施舍。后来我没有继续带三明治了,这样的施舍也停止了。

我不知道 L 将食物分给我的时候怀着怎样的心情。毕竟在漫画里,女生给男生做便当,那是……那啥啊,虽然 L 给我的并不是自己做的便当。「不对不对,怎么可能,人家可是有男朋友呢」我心中慌忙地自我解释道,「她肯定只是觉得我太可怜了。」但不论如何,这都大大地提升了我对 L 的好感度,也为之后的事情埋下了更多的炸药。


作为高三狗,学业变得更忙,本来应该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暗恋别人的。但是人是犯贱的,空闲的时候总是荡着摸鱼,忙的时候反而想做各种事情了。就在这要死要活的时候,我看到了一段漫画,那是 ReLIFE 第七卷中的几句对话,男主角在教导他的友人,告诉他喜欢一个人是怎样的。

在看这段漫画的当时,我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回家之后不知为什么,我总在心里反复回味。我横竖睡不着,仔细想了几天,才从字缝里想出了意思。这几个描述,如果问我的话,我明显喜欢的就是……

我明显就是喜欢 L 嘛。

意识到了这个事实以后,我再也难以平静地看到 L 了。每次看到她,都感到心中的小鹿乱撞,跟她说话,都感到心跳加速。 L 的身影,在我眼中显得越发可爱了。我更加无法忽略她,她仿佛就是从别的世界穿越而来般拥有着无人能及的魅力。她与其他女生聊天时,我总是会竖起耳朵听其所讲,甚至曾真的搬了把椅子过去一起聊。一句看起来稀松平常的「早上好」能使我魂牵梦绕。当我以生硬得不正常的嗓门喊叫「 See you 」的时候, 她用半口气,以恰到好处的甜美声音,小声回复了一声「拜拜」。那声音散发着可爱的气氛,让周围的花朵都哑然失色。那声音使我高兴了一下午跟一晚,甚至连回家时都是跳着走路的。


但是在我正似乎正稳步提升好感度的时候,我似乎得意忘形了,忘记了一个难以绕过的现实—— L 早就有男朋友了啊!

我不知道这个神秘的「小哥 X」是谁,这十分令人焦虑,俗话说「隐藏在暗处的对手才是最可怕的对手」,我连对手都不知道是谁,怎样进行战斗呢?虽然说即使知道了对手是谁,我也难以摆出除了咸鱼以外的姿态。

结果今天就「幸运地」获知了 K 的名字,这是 L 的男朋友,更幸运的是,我认识这个 K 。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这对手还是我认识的一个人,这不是最好的展开吗?

嘛,说得好像是我认识的人就有胜算了一样。当我想起以前 L 与 K 碰面时会做的奇怪手势,我就感到一阵胃痛……我一直不明白这个手势代表着什么意思,现在我仍然不明白,但我终于明白这是怎样关系的人才会做的手势了。

顺便说下我是如何发现的。当我坐在图书馆角落,被玩 CS:GO 的同学们包围,实际上我当然不是想看他们玩 CS:GO ,我坐在那里是因为 L 就在约四米远的地方,中间隔着一位女生, L 边学习边与她聊天。我就坐着看书,看着《来自新世界》的小说上卷,看到小说中描述黑猩猩们用于缓解个体冲突的方式的时候,听到了 L 说的一句话……的前面几个字。

昨天 K 跟我说,宝贝……

「宝贝」后面说了啥我没注意,但是显然,称呼宝贝的,除了男朋友世界上还有几个人呢?

我好像逃避现实一般,用精神力将自己的耳朵封住,努力保持抖动的身体坐稳,将注意力转回到书中的内容上,不难猜这样的尝试并不成功。但是我想周遭的人应该什么也没有察觉到——吧,大概。


我的故事就讲到这里,接下来就是今晚了。我将今天发生的事分享给了熟悉的网友,以企图获取一些有用的建议。他们的反映很有趣,一开始我说我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他们都非常地积极地对我表示支持;但是一到我说到了她早就有男朋友了的时候,反映就各不相同了。

诸如此类。那你说……我能怎么办?本来我还想没事儿没事儿的,结果被网友们一通批判,给搞成了复杂的心情。当然不能怪他们,他们也是真心地在帮我是不是?

我一头混乱,在屋里站着、坐着、躺着、翻滚着,发出不知是哭还是笑的声音。在离高考还有半年不到的时间里,要做到给别人扣绿帽这样的事情,我有什么能力做到?给别人扣绿帽这样残忍且艰难的任务,也使我的良心受到被沸水烹煮的般的谴责。那我也没有办法,鉴于有人说过,写篇文章是整理思绪的绝佳办法,我就写下了这篇文章。

可是现在我的文章接近写完了,我的心情有更加稳定一些吗?明天有能力认真学习备考了吗?我究竟该对 L 的感情如何是好呢?

  1. 以前没有发觉,直到写了这篇文章,我才觉得这两年是多么地令人后悔。 

分享到: Facebook Google+ Pinterest QQ 空间 Reddit Twitter 微博
短链接: fym.one/pq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