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再和朋友相见

读着视觉小说[1],是三位高中生一起在社团活动后的傍晚互相道别的场景。其中一人向另外两人开心地说道:“那么明天再和两位相见喔!”然后跑跳着离开了。

刚刚还在吵吵闹闹的场景,在一人离开之后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看着屏幕上笼罩着夜色的背景,正在带入着主角思考的黄鼠,一瞬间感到了一丝孤独。尽管刚刚还在很开心,但不可避免地,一天马上就要结束了,大家都需要各自分道回家了。有趣的活动到现在已经停止,而朋友们也会是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见不到的了。

但黄鼠在下一刻就意识到这是不需要过度感伤的,因为我们还有明天,我们在明天、十几个小时之后就会马上再见了。刚刚也是这样说的,“明天再和两位相见”,不是吗?这不是长时间的道别,所以黄鼠的孤独感转变成了期待——好期待明天的到来呀。只要熬过今晚的几个小时,再睡一觉,在明天就又可以很快和朋友相见,产生更多有趣的经历了。

不过很遗憾的是,这一切都只是在小说里发生的,黄鼠的上述的感受也只是针对那个虚构的故事的。而在现实中,除去有期待少有的特别活动(像是旅行计划)的到来外,似乎已经忘记自己上一次这样期待第二天的日常的到来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

黄鼠印象中的校园日常,几乎就是充满了缺乏活力的轮回。每天早上起来,急急忙忙度过早晨,就开始了不一定很无聊,但大都很累人的课。结束了之后,回到家才可以放松一会,但也不能放松很长时间,因为马上父母就要回来监督自己完成作业了。每一天的自己,整天几乎全部的期待,都放在了放学回家后到父母回家前的那段“自由时间”里,似乎每天都是为那一小段时间而活。在这段时间结束后,下一次能够留给自己的时间就只有完成作业后(或放弃了完成作业后)躺在床上的时间了。而再往后,就又得挨过一整天的学校才能再次享用这份安逸了。

黄鼠不是在学校中没有能够愉快玩耍的朋友,但与朋友的交往,却很少能够像这次在小说中感到的那样,抵消上学的劳累,令黄鼠充满对明天的期待。

现实中的黄鼠,劳累于上学而期待在家的时间,而这段视觉小说中的小小对话,却把两者完全反转过来,开始期待与在学校的朋友们相见,而对在家的时间反而感到孤独了。

不过这只是视觉小说,黄鼠不是主角。而站在读者的角度的话,黄鼠只能对这样的日常表示羡慕了。能够有对每天怀有这样愉快的期待,真好呀。

黄鼠回不到像高中那样的校园生活了,因为在现实中只能向前看。在未来,即使能够找到工作而不是饿死或啃老,所面对的也大概只能是比校园更加乏味且劳累的社畜生活——实习的经历让黄鼠意识到了这一点。每天回家后几乎就像被抽干了体力一样,除了生活必要的事情(像是做饭),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躺在床上耍废,看一些没有营养的 YouTube 视频,刷一些更缺少营养的社交媒体。游戏——甚至是相对低投入的手机游戏——都很少有心思去玩。写兴趣项目和学习更多知识的动力什么的,就更加被鸽子叼走了。在这样的日常中,每天值得期待的东西,就比学生日常更加稀少了。

黄鼠就经常这样想,做社畜的日常好辛苦呀好累呀好可怕呀。所以在读视觉小说时产生了“对明天日常的期待”的心情时,真是被自己惊讶到了呢。原来自己也可以对日常感到开心和期待。但可惜只是针对在小说中存在的虚构日常。

黄鼠看到这么一小段对话,就写了这么一长篇文章,诚实说,也是令自己觉得蛮惊讶的。不过在写完之后,黄鼠并没有什么深的感悟。要说整片文章有一个什么中心结论的话,那就是——二次元真好呀。


  1. 尽管这并不重要,但如果在好奇的话,黄鼠在读的视觉小说是《魔女的夜宴》。但请不要把这当作是黄鼠的推荐。故事的主要内容并没有和黄鼠在这篇文章中的感悟有很大联系。
分享到: Facebook Pinterest QQ 空间 Reddit Twitter 微博 微信朋友圈
短链接: fym.one/ih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