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粮!唔嗯……想要……还要更多!咳!

狗粮

恋爱真是件美妙的事情呢。尽管要享受它,还必须得付出巨大的代价才行。得承担起两人份的责任,得照顾好对方的心情,得掌握好所有人的看法和态度,还得知道全方位的处理冲突的办法。但很幸运地,对于像黄鼠这样,不想付出代价又想吸收恋爱带来的甜美的人,我们还有替代方案——吃狗粮。

我们可以寻找虚构的故事。除了少数的例外,故事们一定都是被设计成读后会让人开心的。作家们用了全力,只为了将人物写得无比可爱,把交互写得超级幸福。即使有冲突,那也一定是会得到解决的,而在解决之时,他们也一定不会放弃机会,再让读者释放一次快乐的荷尔蒙。

黄鼠可以放心地、全力地喜欢虚构故事中的 CP 们,因为不用担心它们会令我失望——如果这是两个黄鼠不会喜欢的角色的话,那么从故事开始就会知道了。角色们的可爱是被刻意设计如此,因此是完全不用担心会消逝的。

而在现实中,我们也可以不劳而获地享受别人的恋爱带来的幸福感。现实中的情侣会秀恩爱,会撒狗粮——这是人之常情,得到了那样稀有的机会、付出了那样多的努力,黄鼠也一定会忍不住使劲炫耀的。

黄鼠通常来说,都认为自己是一个擅长接受狗粮的人。尽管有少数时候会有些许嫉妒,但那不重要,因为那是和自己无关的事情。面对别人的感情、别人的幸福,自己只要在周围开心的祝福就好了。狗粮发放者本人的的幸福,才是故事的主角。而自己能够免费蹭到这份幸福,是值得感谢的事情。

黄鼠看 YouTube ,在 YouTuber 们的镜头前,几乎每对人都是那样地美丽。他们互相扶持着,一同行进着,一起将美好展示给全世界的观众。在镜头之外也许仍然会有冲突,但那跟黄鼠无关,也无法获知,因此黄鼠不去思考它。

黄鼠看着 Veritasium 的 Derek 讲述自己的人生故事 ,那本身就是一篇很棒的、启发人的视频,而在其中 Derek 感谢到自己的妻子对自己的长期支持的时候,在提及两人相遇的时候,在视频中播放他们在从前求婚时在室外用手机录下的模糊录像的时候,那份狗粮是突然的,但是是美味的。幸福的感觉遍布了黄鼠全身,唯一能组织出来的语言,是“好棒啊,好想祝福”;唯一拥有的想法,就只有祝福他们在这样多年的时间后,依然能够持续这份幸福。

黄鼠看着 AkiJoey 的频道。看着这两位做着相似种类的视频的 YouTuber ,从乎不相干,到公布了跨越大洋的感情,再到现在生活在了一起,除了祝福他们以外,难道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可以思考吗?而在如今,两人已经频繁地在视频中互相出镜,互相提及一起做的事情,这样的生活成为了日常,这样的日常是多么令人向往呀。而黄鼠,除了感谢他们一直带来的有趣视频以外,就只有希望这美妙的日常可以继续下去了。

决不能忘记提及的是 Rachel and Jun 的频道。从这样的频道名称看来,还能指望更多的什么呢?几乎每一篇的视频,都是优质的狗粮。美妙的两人,被三只可爱的猫咪包围着。对着样的美妙生活,那是连嫉妒都难以做到的。

放下 YouTube ,黄鼠看了看自己所认识的人们,那也是一个大量的狗粮来源。黄鼠看着大家的幸福,自己也会被幸福感所感染。黄鼠自诩是一个思想开放的人,会接受各种各样关系,会理解他人各种各样的决定,会明白这是与自己无关,自己无权评判的事情。于是黄鼠享受着从他人借来的快乐,开心地祝福着他们。

至少,这是黄鼠认为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在所有时候。

但事实上,黄鼠并没有像自己想象中那样强的承受能力,也并没有能够完全保持开放的思想。黄鼠有时会私下评判别人的身份和行为,也会拿着自己个人的衡量标杆,去评判与自己完全无关、自己完全无权干涉的事情。黄鼠无法总是纯粹地享受狗粮而不添加自己的主见。

黄鼠会偷偷地给人打上“难以喜欢上”的标签,尽管这可能仅仅是依据于粗浅的认知。黄鼠会觉得某个人可能太高冷、太凶、说话不好听、做事太绝情。可是人家是独立、有权做自己的人,是不需要黄鼠的欣赏的。事实上,黄鼠的存在有可能令对方厌烦也说不定。

尽管是人家自己的事情,自己完全无权评判的事情,但是可笑地,黄鼠会觉得自己无法接受现实中一些人的配对。就像对虚构作品中自己不喜欢的 CP 一样,想“诶,为什么那两个人会在一起”。可是对虚构作品这样做是没关系的,因为他们是虚构的人,可是在现实中,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有着自己的事才对。与谁在一起是别人自己思考做出的决定,这样子否定别人的人生决定,是太大的不尊重了。

黄鼠知道这是自己不该拥有的想法,所以想要尽量避免它。因为这样,黄鼠十分害怕获知自己在意的人的恋人。万一那是一个黄鼠“难以喜欢上”的人该怎么办?那样的话,黄鼠就会悄悄地否定它们了。尽管这一切都不是黄鼠有权去评判的事情。

黄鼠是充满控制欲的,不愿意面对不在自己控制中的事情。如果熟悉的人宣布了新开始的感情,却又不愿意让黄鼠了解他的恋人,黄鼠会觉得气愤。尽管黄鼠知道,这是人家自己的决定,人家自己私人的事情,不愿意分享明明是十分正常的。可是不平衡的内心,仍然会无法接受自己熟悉的人正在隐藏其十分重要的一面,并且将大量的经历与时间花费在这个隐藏的地方,黄鼠难以获知的事实。但显然,这样的想法是不能说出来的,只好让黄鼠自己活该地承受。

黄鼠更不愿意接受的,是来自特定的人的狗粮。

那其中包含着黄鼠对对方不了解的气愤。自己明明声称那样喜欢一个人,却不知道人家居然有认识来自其它地方的其他人。不能够完全了解一个人的信息来源,令黄鼠气得不断跺脚:“他们到底怎么认识的啊!为什么黄鼠不知道啊!”

黄鼠没有“为什么不是我”这样的想法,因为黄鼠明白,之所以不是自己,一定是有合理的原因的。黄鼠因此想要了解对方,希望能够使用和平的方式,来让自己内心的控制欲平衡一些。可是对方大概完全不会有想要被黄鼠了解的兴趣,更不用提黄鼠的动机了。

但这样的事情,能有什么经决方案呢?在黄鼠能够改变自己的想法之前,大概每次吃到那颗特定的狗粮后,只能够继续被这些禁忌的想法所围绕了。“为什么这个人能与这个人关系这样好”、“为什么我不能成为其中的一分子”,这些不该被提出,也不该被回答的问题,希望能够停止吧。黄鼠想要能够全心全意地吃狗粮,这是足够的,也是黄鼠唯一有权做的。

Image by Mat Coulton from Pixabay

分享到: Facebook Pinterest QQ 空间 Reddit Twitter 微博 微信朋友圈
短链接: fym.one/n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