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veYellowMice's Blog

我喜欢网络上的大家,但是我好纠结

两艘平行行驶的船

在现实中没有很好的社交能力、爱好小众、情商又不高,所以交不到什么朋友;即使是有相识的人,平常也会不会觉得有什么事情需要找对方,从而很久也不会联系——这样要怎么办呢?人类是社交性动物,如果没有与其他人类交流的话,迟早无聊或者孤单死的。有着这样情况的我,就只好投奔了网络,寻找与自己合得来的其它人类。

感谢科技,在网络上寻找朋友这样的事,已经不能变得再简单了。在现实中畏畏缩缩的我,终于在没有面对面的对话中,找到了新的生命。

我喜欢几乎我熟悉的每一个网友,大家都是那么的可爱。我明白,藏在萌妹头像背后的,也许是一个留着汗的大叔,但那样又有什么关系呢?即使是大叔,那也是可爱的大叔,是我喜欢的朋友。网络真是太好了,它给了这样多外表不惹人喜爱的人另一次机会,让他们也能被人喜欢。

长辈们跟我说,“网络上的东西都是虚拟的。”嘛……那确实没错,大家大都是拿着不真实的名称,不真实的头像,简直就像是用假身份在交流一样。但在这背后的,怎么说都是一个个真实的人呐。当然要说有机器人也没错,但机器人总归还是能够看出它的冰冷和机械的。因此,即使长辈如此告诫,我仍然是将整个身心都放给网络上的大家。

我是如此的迷恋于网络社交,以至于将它想象的太过美好,但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直到现在,我才明白了它没有想象中那样美妙。它有着许多令我难以接受但也没有办法的事情,即使是我喜欢的网友之中,也不例外。

说不定在看这篇文章的你也会觉得“诶,这很正常啊“,然后觉得我的想法才是奇怪的。那你就有可能是上面所说的“我喜欢但拥有难以接受事情的网友”呢。不过别担心,我还是喜欢你的啦。

但问题是,这样的状况,出现得有些太频繁了。我害怕被大家讨厌,因为没有了网友,我的信息交流就少掉了几乎全部了。因此,我只好小心翼翼地在遇到难以接受的事情的时候,把自己的想法紧握在手中,只有在很少而且认为对方不会因为我提出意见就讨厌我的前提下,会让它从口中——不对——手指间传出。

我不想被大家讨厌,可是,今天我觉得我的承受能力已经快要见底了。所以我要这些事情,在这里一个一个地写出来。但是我还是不想被大家讨厌,所以在写完这些之后,还是会努力继续和大家交流下去的,也不指望能有什么改变。这些不是对谁的批评,只是我自己的抱怨罢了。


我觉得好多人都不珍惜网络上的友谊。在现实中,如果与朋友之间有不满,像比如对方有什么无关的事情老是叫我,觉得很烦,或者对方说话比较直接,批评不拐弯抹角。我接受不了了,这时候要怎么办?首先想到的,当然是跟那位提出这个问题啊。告诉对方自己觉得很烦,或者有些事情不想被批评。这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吧?我觉得只要那位朋友是正常的人,在听到了这样的话之后,肯定会改善自己的做法的。这样,问题不是以双赢的方式解决了吗?

可是在网友之间,经常不是这样的状况。“绝交”这个字眼,应该是一个很严重的字眼了,我甚至在文学作品中都很少见到它。可是我悲哀的发现,它是许多网友处理矛盾的 首要 方式。网上不像现实,在一般的社交网络里,屏蔽一个人、断绝一切往来不过是按两下按钮那样简单的事情。而那实际上,就是绝交了。就因为一点小小的可以处理的矛盾,就抛弃了曾经一切的回忆,抛弃了所有和好的机会,这样的做法,太难以理解了。

而屏蔽,实际上比绝交还要残酷,绝交至少还有能有最后解释的机会,可屏蔽的话,那就是单方面、一刀斩、阻断全部解决方案了。

我看到其它的人之间发生这样的“绝交”,自己也同样害怕,不会自己那天也因为做了什么无意识的事情,就被屏蔽的?我害怕。也许可以说我不应该和这样的人做朋友,但是他们除了这一点以外,其它都是我所喜欢的朋友呀。如果因为这样程度的观念不符就“不和他做朋友”,那自己也就成为同样不珍惜友谊的人了。


同样是有关于屏蔽,另一件令我不解的事情,是许多人喜欢把自己在现实中认识的人,在网络上屏蔽掉。最奇怪的是,这样残酷的做法,甚至被当作一种政治正确被开着玩笑做到。这可是你现实中认识的人诶!如果只是对不想分享个人生活的长辈、同事之类的那还可以理解,但即使是朋友的话也这样做,那就太奇怪了啊。本来就是要分享个人生活的朋友,在网上却要互相屏蔽。而且还不是仅仅不互相搭理,是互相屏蔽!就是上一段所说的,比绝交还残酷的事情。

不过因为现实中还认识,所以实际上应该还没有绝交那样严重。但这样的做法被当作玩笑一样,以各种姿势哈哈笑着屏蔽掉各种人、还向其它网友互相笑嘻嘻地感叹“这才是正确做法”是怎么回事?夸张地说,这就像是两位杀人魔笑嘻嘻地说“哈哈,我今天杀掉了两个人,他们的表情真漂亮。”“呀嗬,不错嘛,我实际上前天杀了三个人,不过你干得漂亮。”

比喻可能夸张了几万倍不止了,但大体就是这样的感觉。这样的“正确做法”,我觉得难以接受,要是现实中有朋友在网上屏蔽我的话,我一定会觉得莫名其妙的。有好几次看到自己喜欢的网友有在这样做,我真的想冲进评论去,发出我的疑问,可是看到在评论里的所有人都是一片“和睦”的样子在说“哈哈哈,这才是正确做法”,我要是冲进去了,那我就又变成了不识趣的人了,会被讨厌吧。


我个人是觉得,政治话题这样的东西,在公开谈论不但不是禁忌,更是好事,它可以让更多思维的火花产生碰撞,说不定还可以让改善问题变得容易一些。但有些人不这么认为,许多人觉得政治这样的东西就要避免谈论,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没有什么类型的话题能比政治更能让人恼羞成怒了。要是两个程序员之间在争论两个程序语言之间哪个更好,这争论很少是火力全开、互相破口大骂甚至人身攻击的。但要是两个政治观点相悖的人在吵,那就没边了,一前一后几句话,根本不忍直视。

恼羞成怒的人不会认真讨论,甚至有时候连骂都懒得了。于是便给对方批量地扣上各种帽子,像“屌圈”、“自由派”之类,原谅我没有搞清楚这两个词究竟代表的意思是什么。还有“川粉”和“白左”这样的分类,这我倒也许明白其中的一点意思,按照见到过的评判来看,我应该算是再典型不过的白左了,虽然没有被证实过。

以上都不是问题,人爱骂骂去吧,不关我事。但问题就在于,我喜欢的人中,有“屌圈”,有“自由派”,有“川粉”,有“白左”。除了遇到另一派的时候,他们都是很好的人。许多还有着许多的共通点——像是对猫咪的喜爱。可是,仅仅是因为政治观点上的不同,就让大家互相变成了仇人一般的存在。这样太可惜了。

夹在两个人中间,他们是互相屏蔽的,提到另一边就会“啊?”地提起眼角。这时候作为“胶水”,是要尽力粘住、让两人放下芥蒂才比较好呐。但事实上这样做,不但没有很大可能达到预期效果,还有可能自己也被两边仇视。那就鸡飞蛋打了。

能有什么办法呢?没有,我只能眼睁睁地看。


最后要从比较具体的一件事说起,羽毛的死。

是很沉重的话题,不过还是必须要讲。羽毛是一位药娘,就是原本是男性,后来认为自己应该生来是女性,决定吃激素变性的人。听起来可能不是那么令人轻松的描述,不过请相信我,药娘中有许多很棒的人。羽毛有一位关系非常好的另一位药娘,叫做 Neko ,但是因为整个社会对这个群体的歧视,还有和她的家人和各种各样的困难,自杀了。几个月后,肝肠寸断的羽毛也跟着自杀了,那就是前段时间的事情。

听起来很可怜,不是吗?但对于这位已经自杀之人,却有许多人向她的尸体投掷了更多的刀子。“不值得同情”,“这种人就是问题儿童”,“再转发羽毛死的消息我通通屏蔽”。这太荒唐了,尤其是其中有我曾经认为非常善良的人的时候。

不过荒唐的事情总有原因。公开发表了疑问的我,得到了这篇文章的一个链接,阅读之后,大概了解了几件事情:羽毛劝过别人自杀、羽毛在别人家制作过毒药。

不能否认,这是很严重的罪行,但是人家现在先是恋人死了,然后自己都死了,就是这样也不能有一点怜悯之心吗?没有怜悯之心也就算了,还要有憎恨之心,还不允许别人有怜悯之心,这就过分了。

不过我也不能乱说,因为我也不知道,羽毛是不是还犯过什么别的事情,什么让我听了之后也觉得该死的事情。但是我不知道啊,这种事情也没有人有客观的记录。所以我是不是也要悼念一下她呢?按照“再转发羽毛死的消息我通通屏蔽”这样的话来看,我不应该悼念,因为这样会被屏蔽,虽然被拥有这样心理的人屏蔽,是不是一件值得避免的事情还不好说。


几乎是通宵地完成了这篇文章,那么就告尾声吧。

最后,请不要把这篇文章的内容当作我其他人的意见或者建议,这文章只是我的抱怨。当然,你要是觉得你属于上述其中行列,然后觉得自己的做法值得改进的话,很感谢你能把我看那么重。不过,也请不要认为这篇文章包含了对任何人改变自己做法的希望。因为要是这样认为的话,我会被讨厌的,请不要讨厌我。

最后,爱大家 💕。

分享到: Facebook Google+ Pinterest QQ 空间 Reddit Twitter 微博 微信朋友圈
短链接: fym.one/g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