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veYellowMice's Blog

翻译了 EFF 的 Speech that Enables Speech: China Takes Aim at Its Coders

编程随想最新一篇博文中提到了这篇文章,可惜是英语的,对于我国广大小白来说,就等于没有,那么我还是当下老好人,把它翻译一下。

我的翻译质量确实不咋地,但至少还算是能看吧。希望我的翻译水平能在以后得到提升。


维护自由的代码:中国盯上了它的软件开发者

英文原文来自 EFF : https://www.eff.org/deeplinks/2015/08/speech-enables-speech-china-takes-aim-its-coders
本翻译文本以 知识共享-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4.0 国际 许可协议进行许可,访问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4.0/ 查看该许可协议。

GoAgent ,中国更有名的审查规避工具之一,它的维护者,在星期二将其工程的主要源码清除了。 Phus Lu ,它的开发者,将这个库的描述改成了“一切开始的事情终将结束”。 Phus Lu 的 Twitter 账户的历史也被删除了,除了一条帖子,里面是指向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的“不要在谎言中活着”的中文翻译的链接。这篇文章原本是在 1974 年,俄罗斯持不同政见者以叛国罪被捕的那天发表的。

从另一个中国反审查软件的开发者, Clowwindy 的简短留言上,我们可以猜到,是什么让 Phus Lu 清除了他在这样一个十分流行的软件上超过四年的努力。 Clowwindy 是 ShadowSocks 的主要开发者,这是另一个通过在简单的服务器与可移动的客户端之间产生加密通道来规避 GFW 的工具。 Clowwindy 在上个星期也将他在 Github 上的库清除了。在已经空空如也的 Github 归档中的一条评论上, Clowwindy 用英语写道

Two days ago the police came to me and wanted me to stop working on this. Today they asked me to delete all the code from Github. I have no choice but obey.
两天之前,警察来到了我这里并且想要我停止在这上面的工作。今天他们要求我删除 Github 上的所有代码。除了遵从以外,我别无选择。

作者不久后就删除了这条评论。

Github ,这两个库的提供者,报告了在这两件事之间的几天内发生了一次 DDoS 攻击。尽管 Github 没有对此次攻击的来源作出说明,但确有强烈的证据表示,三月份发生的对 Github 的 DDoS 攻击是由中国政府发起的,他们希望能对这个公司施压来让它删除上面的这两个反审查软件的库。

中国的政府对网络的审查力度来到了强烈的时期,而这通常是跟重要的政治事件或抗议在一起发生的。许多评论者都联想到了目前于 9 月 3 日在北京进行的的二战纪念阅兵而产生的的媒体与互联网镇压

但是即使是在这镇压频发的高峰时期,对 GoAgent 和 ShadowSocks 的制作者的威胁也代表了这些掌权者们将会持续的对技术进行打击。

中国的法律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禁止销售能够跳过 GFW 的远程通讯服务,同时还禁止创造或传播“有害信息”。然而至今,这些掌权者们还从未将目标指向非盈利的规避软件的作者和用户。中国的人权,一个中国的权利维护与研究组织,告诉了 EFF ,根据初步的结论,中国的法律并没有明文禁止 VPN 以及其他的规避软件。虽然国家干涉人们使用这些软件的能力,但并没有禁止软件本身。

十一月, Phus Lu 写了一个公共的声明来澄清这一点。在声明中,他说他没有收到任何钱来开发 GoAgent ,没有提供规避服务,也没有断言任何政治看法。

Phus Lu 此时的慎重是因为警察正在对另一个技术专家提问,他是许东,一个在同一个月中因“挑起争吵和寻衅滋事罪”被拘留的香港雨伞运动的支持者。根据在华盛顿的博客 China Change ,许东,在网上化名为 Onionhacker ,也为规避审查的代码工作过。在他服刑期间,他被警察告知他犯了“开发帮助中国互联网用户翻越 GFW 的软件的罪”。

我们仍然不清楚许东究竟违反了哪条法律,即如果他真的违反了法律。在十一月,从此法律和政治环境环境变得更加恶劣的反对互联网。一个新的国家安全法在 7 月 1 日生效,它提供给掌权者一个广泛的监视影响国家安全的“网络信息技术生产和服务”以及维持“互联网主权”的权利。看起来它的执行已经包括了规避软件的制作者。一个广泛的网络安全经费也在工作中。

中国对软件开发者的针对是一个新的令人担心的趋势,除了我们能够看见在世界各地发生的一个。任何地方的掌权者们都认识到了,破坏言论自由的唯一方式就是去威胁那些制作使人们能够发言的工具的人。

作为在索尔仁尼琴时代的独立作家、出版者、诗人或记者,像 Phus Lu , Clowwindy 和许东这样的技术专家,现在都受到独裁制度的政治审查和威胁。代码就是言语:使用警察的力量来威胁,强迫这些制作者来删除他们库中的代码,这就跟让作家烧掉他或她的书一样,是对人权的严重侵犯。

但这也是徒劳的:中国的掌权者选择了去针对并破坏两个代码存储中心,可是成千上万的对同一个软件的复制品依然存在——不但存在于其他人的 Github 账户中,也存在于在互联网各处的私人复制品。 ShadowSocks 和 GoAgent 表现了它们的制作者长时间的创造性工作,但是他们身后的信念却可以被许多其他的开发者再现。 GFW 也许会变得更加擅长于检测并封锁新的规避系统,但即使它这么做了,新的代码也会遍地开花。

在此时,对程序开发者的威胁代表着对他们的人权侵犯——以及对依靠他们的活动来自己维持权利的人的打击。

分享到: Facebook Google+ Pinterest QQ 空间 Reddit Twitter 微博 微信朋友圈
短链接: fym.one/bos